Nothing we did could have saved Hong Kong. It was all wasted.

最近我不停想起這句在一兩年前網上見到的一句話。可能無論大家付出了多少,最後都不能夠改變到甚麼。但是,一隻在農場養大的豬被人趕入屠場、被宰殺前都會慘叫。無論結局會如何,大家都一定要努力,不要在沈默中滅亡。
(非常沒有鼓勵性的說話 ⋯⋯ )

記得登記做選民,7月2日便會截止登記。就算之前登記了,都要檢查自己是否仍是合資格的選民 (https://www1.voterinfo.gov.hk/bd_reovi/OVIES/jsp/web/)。你在11月24日投下的一票是非常重要的。
(曾聽過有人說自己對社會很有貢獻,養活了不少家座,會看很多新聞、歷史,有自己的想法,但又堅持不做選民。即使回憶起這個想法都很苦惱。可能覺得就算自己想選的人當選,都不能改變到甚麼吧。很怕這一種人,很怕他們的數量有很多。)

本身這裏的人流不高,來自香港的人流就更小,但我都想把這些想法用文字在這裏表達出來。如果你看完之後沒有對我有憤怒的感覺,就非常感謝了。

很傷腦筋,很傷心呢,但沒有辦法,請繼續加油。兄弟爬山。

The pills won't help you now

At home, Hong Kong, December 2018

差不多一年來,我睡覺時發過的夢都想不起來。但大概幾個月前,我夢見自己很恐懼的東西不停從天散落在我身上,然後夢中的我不停地尖叫,跟着便醒來了。
I could not recall my dream when I wake up for nearly a year. But a few months ago, I dreamed of something I fear of kept falling on me like raining and I screamed in my dream. Then I woke up.


(Nikon F2, Kodak Portra 400)